网站首页 >> 租房准备

br冯雪原以为自己的孩子有安置卡节能

2020-10-19 来源:杭州租房网

冯雪原以为自己的孩子有安置卡,从部队复员后极容易安排进政府机关或事业单位。儿子当兵时,城关镇武装部严部长拍着胸脯保证说,只要你的儿子复员回来,政府机关、事业单位随便挑,要找工作任意选。可儿子已经回来三年了,还没找下个工作。

儿子去人事局不知跑了多少次,屁作用都不起。冯雪托了好多熟人,还是没一点眉眼。自从与丈夫离婚后,她的运气似乎很不顺,先是上班的土特产公司解散,她自然成为下岗人员。再后来她开日杂门市、办食堂、跑保险,没有一件事搞成功的,还拉了一屁股债。眼看着山穷水尽,幸亏舅舅帮忙,为她谋了个扫大街的差事,每月开八百元。虽暂时解决了娘俩的吃饭问题,可孩子的工作成为她一块心病。儿子若找不下个好工作,买房、娶媳妇就是一句空话。为此她闷闷不乐,心里老琢磨这事。

那天,邻居秦洁来家串门,无意间话头子就扯到这个上面。秦洁告诉她,现在办事说难就难,说简单也简单。我女子评小教高级职称,我托人给县教育局管人事的送了五千元,事情就办成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目下无论办什么事,舍不得花钱,啥也办不成。

秦洁一番宏论,冯雪醍醐贯顶,感觉一股凉爽的气流自百汇穴流向全身,麻酥酥的,顿时感到神清目明。她摸着脑袋,将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仔细搜索了一遍,突然高兴地叫了起来,有这样硬的关系,我怎么没想到呢?她想到的那个人是她的闺蜜吴月——省组织孔部长的夫人。

冯雪风尘仆仆赶往省城,四处打听,好不空易才找到了省委机关宿舍常委大院。省常委大院门口有武警站岗,冯雪把身份证递了过去,说是找组织部孔部长的爱人吴月。

冯雪终于见到了吴月。吴月住的是一幢二层楼的小别墅。冯雪在一楼坐着,抬头见二楼走廓边白色软底鞋翻飞,犹如过来一排细浪。不用猜,准是吴月的脚步。

吴月电就一日不可能支持电改。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脸上皱纹核桃般的冯雪,凑近看一眼,退后又看一眼。冯雪啊,你不说你是冯雪,我一点也认不出来。二十多年,冯雪从天真烂漫的女孩变成了又黑又胖的中年妇女,吴月则从如花似玉的少女变成了养尊处优的杨贵妃。

请坐,请坐。吴月拉着冯雪坐在沙发上,问她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冯雪刚要回答,楼上传来铃声,对不起,我去接个。说完,吴月一溜烟跑上了楼。吴月走后,冯雪思索自己来找她的目的,想着如何把话题引到儿子身上。

吴月还没来得及想好,吴月一溜烟又下楼了。真对不起,这几天特别忙,眼看着省市要换届了,闲多如牛毛,一个接一个没个完。你坐,你坐,喝水。吴月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我找你是为儿子的事,他已经复员三年了,工作还没有着落。吴月皱皱眉,剜了冯雪一眼,一脸难为情的样子说,现在就安置人的事难办,我娘家兄弟的女子大学毕业快两年了,也没找下工作。

听罢,冯雪心里凉了半截,知道吴月是在借故推脱,连想也没想就从手提包取出一个鼓囊蟗的信封放在茶几上,满脸堆笑说,这是我的一点积蓄,你找人为我办事也得花钱。

吴月瞪了冯雪一眼,用手抓着信封递回冯雪的手里。冯雪接过,硬是把信封重新放在茶几上,这时铃又响了。

吴月打完从楼上下来,冯雪已站在门口,一副要走的样子,也不再挽留,顺手递给她一张纸,上面写有一个人的姓名和号码。这是县人事局田局长的号码,半个月后你去找他,他会把事安顿好。

回到县城,冯雪约田局长吃了顿饭,酒桌上他拍着胸脯打了保票,说吴大姐交代的事,他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办。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儿子就在县工商局上班了。一向瞧不起冯雪的邻居们百思不得其解,她看上去像个朒串串,咋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人家副县长的儿子从部队复员,才安排在了县一中当校警,她要钱没钱,要社会关系沒社会关系,居然变魔术般把儿子安排在了工商局。对此,人们议说纷纷,各种说法都有。冯雪听了,就装着没有听见,像身边的风似的,让那些说法飞过去,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丝毫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共 15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安排一个人,竟然后门走到了省组织部家里,钱吉姆兄弟将逐步进入跨境电商业务照收,事好办。假如冯雪没这个关系,儿子会安排吗?假如不送钱,儿子会安排吗?作品引人深思呀!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楼文友: 17:51:45 期盼您的新作!

2楼文友: 20:10:11 看了心情好沉重,当初镇部长拍胸脯说安排工作没问题,可是复员回来却变卦了。假如冯雪没有那个闺蜜,再或者没有钱咋办?这是个值得我们社会反思的问题。作品不错赞一个

开利空调移机报价
复方鳖甲软肝片效果怎么样
镇江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TAG:
友情链接
杭州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