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资讯

南京大屠杀一幸存者曾打捞千具尸体营养

2021-01-10 来源:杭州租房网

竹远塘旧址现在已经建设成为工厂 现代快报 徐洋 摄

村民指认乌龙山炮台遗址

村里老人讲述关于那段历史的记忆

近日,现代快报发起的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全城同祭 全媒体行动引发强烈反响。有热心市民致电现代快报96060说,原南京栖霞区尧化镇五龙村的北家边生产队附近,曾有6000多名同胞在此遇难。现代快报探访发现,如今那里已经成了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厂区的一部分。不过,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记忆,在北家边一带还时常被提及。有专家建议,应该对北家边地区进行丛葬地调查,且完全应该为死难同胞建立一个纪念碑。

乌龙山下的北家边曾遭日军荼毒

在不少南京人的记忆中,城东的北家边陌生而遥远。不过,77年前,地处长江南岸的这个小村落,生灵涂炭。

详细情况可致电检察院了解。”

日前,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胡卓然向现代快报展示了一份19 6年的南京市地图,当时,在紧邻扬子江的乌龙山炮台地区,有许多村庄,乌龙山炮台正南方向,有一处大的庄落,名为 窑头市 ,炮台东南方向,有一处叫做 后庄 的村落,炮台西南方向,则有 瓜冲 一地。在 后庄 的东南,标注有 柏家边 ,环顾乌龙山地区,并没有发现 北家边 。

但是,胡卓然比对最新的南京市地图发现,在现在南京城东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所处的乌龙山以南,恒谊路以北和新港大道以西,还能查到瓜冲、窑头、后庄和北家边这些地标,他们的方位与19 6年南京市地图的方位标注一致,而北家边和 柏家边 的位置吻合, 柏家边 会不会就是北家边?另外,在《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五卷《遇难者尸体掩埋》一书中曾有记录,北家边位于南京栖霞区尧化镇乌龙村。

昨天,现代快报根据地图来到北家边附近,却发现那里厂房林立,已经没有居民。而地图上标注的 北家边 ,如今已是一家企业的员工宿舍。

当年同胞的遇难现场,如今真的无迹可查了么?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有工作人员向现代快报介绍,多年前,因为开发区建设,北家边的村民已经整体搬迁到栖霞区尧化街道的金尧花园小区。

村民曾在水塘旁捡到弹壳、帽徽

北家边早就搬迁了,只有村北的一片纪念林。 昨天,南京栖霞区尧化街道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早些年,北家边是栖霞区尧化街道乌龙村的两个生产队,2001年5月1日,北家边整体搬迁到金尧花园,但村北的纪念林 龙山纪念林 一直还在原来的位置。

按照这位工作人员的指示,现代快报驱车从恒瑞路出发5分钟后,抵达 龙山纪念林 。一大片平整的土丘上,栽种着密密麻麻的小雪松。几位村民,在这里守卫着故去的先祖。

你找北家边啊,南面就是, 当天值班的村民夏小平,现年65岁,他在北家边生活了一辈子,现代快报向其表明来意后,他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家门口有个大水塘,我爸爸说那里就是万人坑,我们小时候玩的时候,经常能从水塘旁边捡到子弹壳和帽徽。 夏小平说,北家边有三个大水塘,分别为门口塘、上远塘和竹远塘。没拆迁前,他家就住在竹远塘旁边。 竹远塘是个长方形的塘,大约三亩地大小,里面死人最多。 夏小平说,19 7年12月上旬,听闻日军逼近南京,他的父亲从这里逃到江北,逃过一劫。

我爸爸亲眼看到鬼子杀人

那么,当时的屠杀现场,现在是否还能找到蛛丝马迹吗?在的邀请下,夏小平带领前往上远塘和竹远塘所在地。

在夏小平的指引下,现代快报发现,上远塘的位置恰好就是地图上标注的 永和苑 , 对面几棵雪松的所在地就是万人坑,旁边厂房的位置就是竹远塘。 根据夏小平的指示,竹远塘位于 永和苑 路南,那里有一栋灰白色的低矮的生产车间。当年北家边的居民,在离开父辈世代生活的故土后,如今集中居住在尧化街道金尧花园17、18栋。17栋的居民夏爱琳现年60岁,他的父亲夏安荣生前曾想在村里建纪念碑,但后来不知何故未能如愿。夏爱琳回忆,她的父亲在19 7年只有7岁, 当时,我爸爸亲眼看过一个小孩从江北路过,被鬼子看到后,一下子踢倒杀死了。

有幸存者曾打捞6000多具尸体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顾问、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孙在赛前被不少人称为“不可小觑的力量”。但从这两周的表现来看宅巍告诉现代快报,他曾在查阅史料时,发现北家边村民掩埋队的埋尸记录。 北家边位于濒临长江的乌龙山脚下的五龙村,北家边村民掩埋队由20岁的青年严兆江为首组织,用半个月时间将被日军残杀的同胞尸体,用简陋的工具掩埋。 孙宅巍说,严兆江是当时 万人坑 的唯一幸存者,当时,日军将六千军民集中起来,用刺刀逼着往水塘里赶,先用机关枪扫,后来把成捆的手榴弹往人群里扔。昨天,在金尧花园找到了严兆江的家,遗憾的是,老人已经去世多年。据了解,严兆江曾回忆,当时,他和20多位乡亲在塘里捞死尸埋,捞了半个多月,足足有6000多具尸体在这两口塘里,这些尸体全埋在乌龙山、黄毛山和 万人坑 附近了。

乌龙山炮台曾迎头痛击日舰

其实,在日军入侵北家边前,北家边西北方向的乌龙山炮台,在南京保卫战中,也立下过汗马功劳。昨天,栖霞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沈松园告诉,12月8日,日军一路兵力进攻龙潭、栖霞山,多次遭到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伤亡惨重。日军立即调动海军派出舰艇沿江西进。

江宁要塞司令部司令邵百昌,命令乌龙山炮台用炮火控制长江水道,阻止敌舰西进行动,配合步兵保卫南京。后来,炮台接到撤退命令,将各炮的炮栓卸下来,掩埋好,准备晚上渡江北撤。日军舰艇重新开进南京江面在国家启动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的背景下,企图阻止部队北渡。副台长彭玉山带领官兵冒死回到炮台,重新挖出炮栓,用猛烈的炮火再次击溃日军舰艇的进攻。

为乌龙山下的遇难者立块纪念碑

从掩埋尸体的数量来说,乌龙山下的北家边地区完全应该建立一个纪念碑,我在许多文章中都写到北家边的大屠杀,学术界也承认我的研究成果,在那里建一个丛葬地纪念碑很有必要。一是缅怀逝者,二是教育后人。 孙宅巍说。

昨天,南京市文物局文物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由政府主持或参与建立纪念碑的丛葬地共有17处,其中列入全国文保单位的有15处。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副会长、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张生则表示,建立遇难同胞丛葬地纪念碑除了依靠官方力量,热心的民间团体和市民也可以尽己所能立碑纪念遇难同胞。

鹤岗医院哪牛皮癣好
东营专治白癜风医院
重庆白癜风哪家好
TAG:
友情链接
杭州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