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知识

帝国玩具第六百四十二章保险节能

2020-10-19 来源:杭州租房网

帝国玩具 第六百四十二章 保险

“目前已经回笼的资金,再加上大中银行能够提供的融资,可以调动的资金规模你们计算了没有?”

胡文海拿着,口气听起来就好像在讨论着今天早市的芹菜是否又便宜了两毛钱一样,丝毫看不出来他正在进行的动作,会在金融和能源领域,甚至是对世界局势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里,方剑阁的声音则是听起来有些干巴巴的。

虽然他在日本的战绩可谓彪炳史册,更是在国际上都享有很高的名气。被人称为东京湾的哥斯拉,他在东京的一系列投资,留给日本人的伤痛,说起来也未必输给哥斯拉的破坏力了。

当然,现实世界人们只会为他的破坏力投以羡慕和敬佩的目光,而不会有穿紧身衣怪癖的外星人来对他施以惩戒。

可就是这么一个风云人物,如今却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

“已经计算过了,目前能够调动的资金量有四百零五亿美元,能够承受的损失在八十一亿,动用了五倍杠杆。”

“暂时就维持这个程度的杠杆,这次的操作不要悄悄的进村了,给我大张旗鼓的去做。从欧日能源集团手里借入石油期货,他们不是刚从我们手里收走了一百多亿的合同吗?让他们全吐出来,逼着他们和我们对赌!”

听到对赌这两个字,方剑阁忍不住脑袋里一阵阵发晕。

所谓空单其实操作原理很简单,就是在别人手里借出来金融产品,然后约定一个时间归还。借到金融产品之后,将其从市场上卖出去,只要在未来这款产品价格下跌,就可以用更少的钱把它买回来,再还给当初借出来的人手里。

这原价卖出、低价买入再归还的过程,就是空单赚钱的原因了。

这里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多单需要市场有产品才能买,买了市场上就没了。但是空单呢?空单是无限的,借入卖出之后合同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还在市场的某一方手中。只要再借出来,还是可以继续往外卖。借了在卖、卖了再借,这个过程只要有担保就始终能进行下去。

这就是所谓的对赌,曾经让多少投资人倾家荡产的恶魔。

“是,我知道了。”方剑阁深吸一口气,里都能听到他语气中的亚历山大。

“胡总,戴安女士来了。”

胡文海刚撂下,办公室的门便被陈发给推开了。

在帝都期间,胡文海的大秘工作就是由陈发来担任了。任何人想要见到他,首先就得由她来引荐。

这不是,即使是戴安女士亲自前来,也只能是有陈发出面迎接,将她带到胡文海的临时会客室来。

这倒不是胡文海有多么大牌,或者是有钱了就摆谱,实际上他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提心吊胆。

他倒不是担心在石油期货市场的投资安全,而是实实在在的担心自己如果一个不注意,万一坐了联邦调查局的土飞机怎么办?

前期布局的时候他还敢到处乱跑,可自打萨达姆入侵科威特之后,他的脚就没踏出过香山饭店一步。

不仅每天随机调换居住的房间,香山饭店这段时间周围更是布满了明哨暗哨,相关工作人员有多少被有关部门给替换掉了,这都是不好说的事情。

搞的外面甚至传言,香山饭店这是住进了一位甚至几位大长老吧?看这阵势,莫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联邦调查局除非是彻底撕破脸,否则还真是拿胡文海这个阵仗没有办法。换成哪个小国,说不定联邦调查局都敢请一支另外私人军队调来大炮直接进攻了。

不过这里毕竟是帝都,联邦调查局连搞一支冲锋枪恐怕都不那么容易,否则胡文海早就挖个地堡躲起来了,还得是能防钻地炸弹的!

美国人为了在能源市场上捞一票,连海湾战争都打了,更别说他这个半路截胡的。10. 与iOS 6、OS X Facebook集成相匹配只要有可能,恨他入骨的华尔街,肉体消灭说不定都已经是第一选项了。

戴安女士是专程赶到中国来的,因为这里有一笔惊人的大生意在等着她和她身后的保险公司团。

一般团购是买家组团到卖家去争取一个优惠的价格来达成交易,不过到了胡文海这里却调了个方向。

在这比巨额交易面前,不得不由几个卖方联合起来,才能承接新科集团的这笔业务。

苏黎世金融服务集团、瑞士再保险公司、英国保诚、法国的安盛、荷兰的全球保险集团,五家全球顶级的国际保险业巨头组成联合承保团队,而戴安女士既是苏黎世金融服务集团的总裁,更是以联保团队的代理人身份,坐在了这里。

“承保内容和上一次相同,合同我们已经在之前保单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胡先生请过目。”

戴安和胡文海双方的时间都是价值连城,见面之后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当即开门见山的谈起了业务。

“鉴于上一期的保险业务期间,贵方并没有出险,这次的保费比例我们下调了千分之一个点,算是老客户的优惠吧。”

说话的功夫,戴安将合同的封面翻开,露出了这份总则目录的第一页,上面有一个相当显眼而冗长的数字。

“根据计算,本次保费的总额一共是二十四亿五千万美元,保险生效以保费到期时间开始计算。”

“保费不是问题,我只需要确定一件事,保额是五百亿美元没错吧?”

戴安的神情略微一滞,点了点头道:“是的,保险保额一共是五百亿美元。”

“那就没有问题,我签了。”

合同既然能拿到胡文海面前,那就说明肯定是经过了集团法务部的审核,本来需要他做的也就只有是否签署这份合同的最终决定。至于说某个条款还需要如何调整,这种事情的汇报文件根本不可能摆到他的办公桌上来。

但这毕竟是将近二十五亿美元的合同,戴安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胡文海竟然这么痛快的就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五大国际保险公司联合承保,综合了财产保险、利润损失和信用保险等多重保险形式,专门为新科投资量身定做,保额高达五百亿美元的保单,就这么风平浪静的签署了。

既没有招待会,也没有鲜花和掌声,在场的只有三个人,知情的恐怕也只有一双手数的过来的人数,实在配不上二十五亿美元交易的风光。

但这却是胡文海重新杀回国际石油期货市场的最后一块基石。

保险的内容其实说来也简单,早在大量买入石油期货多单的时候,胡文海就已经做好了多手准备。

如果美国不愿意见到胡文海坐收渔利,如果欧洲能源集团不愿意俯首认输,如果他们不打算再遵守规则怎么办?

胡文海面对的,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利益集团了。如果规则不能让他们获利,谁知道他们能否干脆改写规则,或者连规则都不要了?

比如说……

伦敦期货交易所,干脆宣布期货交易系统错误,被黑客入侵,导致交易数据回档怎么办?

或者随便找几个皇家律师团,向法院起诉交易不成立?

证监局怀疑涉嫌内幕交易?

甚至就是没有理由,宣布你的交易账户根本就不存在,爱上哪告就去哪告吧!

面对这些问题,胡文海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一方面是避免自己被坐了土飞机,另一方面他能做的就是支付巨额保费,换来了这么一纸轻飘飘的保单。

如果发生上述这些可能的情况,那么只要在新科投资能拿出切实的证据,证明自己遵守合同进行的交易利润受到了侵害,五大保险公司就会做出赔付。

和能源与金融集团相比,毕竟保险业和瑞士的信誉还算是好上那么一点。

当然,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就第二份保单的保额,这五家保险公司全部都得宣布破产。

但是这种极端情况毕竟是小概率事件,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呢?五大保险公司,就能一家分到五亿美元的保金。

这可是九十年代初的五亿美元!

保险公司本来就是要冒风险的嘛,何况对于胡文海能不能创造五百亿美元的收益,经过精算师的计算,概率实在是太小了一点。

别说是五百亿了,没看胡文海折腾了这么久,不过将将赚了一百多亿,而且也没有出现什么合同不能履行的情况。

前期的五亿美元保费,各家可是已经落袋为安了。

单是这一百多亿美元的收益,在外面看来都已经是个奇迹,人总不能重复创造奇迹吧?

即使是世界首富,在保期内再赚五百亿美元——哦,对了,这份保单的保期,也是五大保险公司敢于承保的原因之一,因为它的保期只有短短的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赚出五百亿美元,世界首富又不是造物主,你当印钞票呢?就是印钞票,一个月也印不出这么多啊!

在戴安女士热切和充满不真实感的目光注视下,胡文海运笔如飞,干脆利落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陈发拿来了新科集团的法人印章,在合同上重重的盖了上去。

至此,这份特殊的保单正式宣告生效。

ps.书评区留言那位,没错,我是听了发妈的歌啊,童话镇真是太棒了!

晋城哪里治疗白癜风
薏芽健脾凝胶适合多大宝宝
三个月宝宝腹泻
TAG:
友情链接
杭州租房网